泵!                  网站地图|TAG标签[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泵!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角天下 > 精英 > 【中国泵网】30年后身价达到700亿-人物风采

【中国泵网】30年后身价达到700亿-人物风采

时间:2017-01-03 10:47来源:互联网作者:中国泵网 点击:
 他从一名大学生,历经三次创业,三次失败,最后终于找准方向,坚持三十年,如今成为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制造企业的董事长,2011年更是以700亿首度问鼎大陆财富榜首!他就是梁稳

  他从一名大学生,历经三次创业,三次失败,最后终于找准方向,坚持三十年,如今成为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制造企业的董事长,2011年更是以700亿首度问鼎大陆财富榜首!他就是梁稳根。

  1956年,梁稳根出生在湖南涟源道童村。村里人均7分田不到,即便苦哈哈种水稻、小麦、红薯等农作物,一年到头也填不饱肚子。梁家祖辈就靠贩卖竹篾生意填补家用,村头用黄泥巴糊起来的土砖房也是租人家的。到梁稳根父亲这一代,小手艺也成了“资本主义尾巴”,隔三差五就遭队里搜查和罚款。但是没有办法,家里孩子多,七个孩子等着嗷嗷待哺,梁稳根父亲不得不深夜偷偷编织竹篾,然后天刚蒙蒙亮就拿到集市去卖掉,以换点粮食。在梁稳根六岁那年,父亲就教会他编竹席、竹筐、竹篓子等,从小学到上大学之前的十几年,梁稳根就一直在家做篾匠,村里给起的外号叫“篾老四”。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每天放学后,梁稳根跪在屋外的小板凳上写完作业,晚饭后就在煤油灯下和父亲一起编竹筐。梁稳根从小话不多,但心里有数,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就没有出过班上前五名。

  后来,梁稳根考上涟源三中,开始2年的寄宿生活。在那期间,情窦初开的他喜欢上了班上一位娄底地区物资局局长的女儿。不过一方是正县级干部家庭,另一方是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农民,家里还有一窝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七个孩子。癞蛤蟆怎么能吃上天鹅肉?最终女生遭到了她父亲的一顿毒打,含泪选择了梁稳根分手。那段初恋让梁稳根一辈子刻骨铭心,他发誓要混出个名堂来。不过20年以后,梁稳根选择了宽容,在那位物资局长去世的时候他还特意派人去吊孝。

  1974年,高中学业后,梁稳根没有资格推荐上大学,他只能回到道童村。弹棉花,清理河沙,一个月200多工分,收入不到五块。不过很快,高中文化的梁稳根争取到村广播站的机会,并做了3年多村广播站宣传干事兼团支部副书记。1978年恢复高考,梁稳根紧紧抓住了考大学的机会,经过两次高考,1979年他终于成为了村里极少数幸运儿,考上了中南矿冶学院材料学专业。

  可以说,中南矿冶是梁稳根的发家地,也是他最看重的资源。据说班上31位同学曾有一半以上的同学加盟过他日后创办的三一,现在尚有12位,大多担任副总裁等重要职位。多年以后还有同学感叹:“梁稳根重情重义,对同班同学关爱有加,大凡加盟三一的同班同学,待遇都不会在副部级以下,他年年都会自掏腰包,组织聚会。”

  四年后,梁稳根被分配到兵器工业部下属的洪源机械厂。该厂自1965年筹建后,一度聚集着三线建设迁来的东北技术工人,转业军官和六十年代清华的高才生。一到工厂,梁稳根就埋头苦干,抬石头、挖土方、搬机器设备、爬上半空架设高压电缆,他毫无怨言。但是1980年以后,军工厂效益每况愈下,即便他两年后升任该厂体改委副主任,每月工资给家里邮寄完15元块钱后就所剩无几,何时才能让父母住上红砖房子呢?

  梁稳根绝望了!

  1986年元旦,梁稳根听到一则消息“买卖一头羊可以赚20多元”,相当于他一个月工资!于是,梁稳根邀集了同厂的同班同学唐修国、毕业于哈工大的袁金华和电大学生毛中吾,四个人果断辞职,集资500多元去湘西怀化、常德,甚至贵州六盘水等产羊较多的地方买羊。不过,等买回了20多只山羊,市场价格突然下跌,四人只能认赔出局,一算帐,每个人还赔三十块!后来四人又卖过白酒、倒腾过玻璃纤维,但也都赔得一塌糊涂。

  当时机械厂的厂长大怒,愤然将他们四个除名,并扣押了档案和户口本。没了户口本,在凭户口领取粮票的年代,生活都成了问题。梁稳根的父亲听说了,拿着扁担追着梁稳根打,要把他撵回机械厂上班。

  但是扁担没能把“犟驴”撵回去,梁稳根选择了再次创业,不过这次他决定回到自己的专业上去。6个月后,梁稳根他们4人咬牙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凑了6万元钱,成立了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主要开发当时市场上很紧俏的有色金属焊料。通过100多次配方调整,几十次改变工艺,105铜基焊料问世。梁稳根兴高采烈把它寄给辽宁了一家工厂,可是一个月之后,梁稳根便收到了第一批退货,105铜基焊料的质量根本不过关!机械厂的厂长听到这个情况后,痛心疾首“你们的特种焊接材料厂就是一个小卖部,放下好端端的兵器工业部不要,却甘心做一辈子小卖部?”有意思的是,5年以后,机械厂频临倒闭,那位厂长反受梁稳根之邀去三一管制造。

  好在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往后怎么办?四个人一商量,觉得仅靠他们自己闭门造车搞不出来名堂“必须请外援!”梁稳根马上想到了自己的本科老师翟登科。专家就是专家,两个月以后,改良版的105铜基焊料成功问世,各项指标抽样检查如愿达到了国家质量要求。1986年9月,梁稳根掘到了第一桶金,一笔8000元的货款!

  大伙信心倍增。3年后的1989年,梁稳根的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收入已经突破1000万元了。此后又组建人造金刚石压机厂和金刚石厂,生产压机和人造金刚石,向大吨位压机进军。当年开工,当年盈利!到了1991年,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成为娄底最大的民营企业,产值过亿元。

  但梁稳根脑海里一直在琢磨“同时起步的远大空调,产值已超过20亿元,为何我们还在1亿元上下徘徊?” 为此,七八个人专门搞了一次头脑风暴,结论就在于市场的容量,在于行业的选择。“做焊接材料花的精力太大,回报太小。”就下一步的方向,梁稳根完全同意向文波的判断:混凝土拖泵空间很大,国内只有沈阳和湖北两家公司能生产,中国90%的市场都被国外垄断。

  那为什么不进入当时很热门的电子、饮料、日用消费品行业呢?梁稳根认为“进入国企林立的地方,那里竞争不充分,民企则优势强;而且某种产品的进口替代性强,说明它利润丰厚。”工程机械行业的特点是多品种、小批量、劳动密集、技术密集,销量以千台计,不是万台。这就决定了它不是依靠生产自动化和流水线作业造出来的,它是靠人工作业。

  当时,梁稳根特别推崇上海振华港机,时任老总带领振华港机冲破了长期被国外企业垄断的集装箱机械制造业,并从2000年起占据了全球集装箱机械市场70%的份额“他给中国人长了面子,是了不起的企业家。”

  “双进会”后,创业团队兵分两路,一部分留守涟源材料厂, 大部分人进军长沙。1993年底,三一集团在长沙注册成立,下设三一重工和三一材料两家公司。1994年,梁稳根特意召集驻守在涟源和长沙两处的兄弟在长沙开会,讨论股权比例等分家产问题。结果一个小时就搞定了!

  为什么公司的名字叫“三一”呢?还真有故事。早先梁稳根在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悬挂了两条标语:“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1989年春节,时任省委书记视察他们厂子,看到标语后说:“还要做出一流贡献”。于是梁稳根的两个“一流”就这样变成了三个“一流”。

  后面有人发现三一的发源地——涟源茅塘乡道童村暗合了老子《道德经》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意思的是,梁稳根材料学班毕业时人数就是31人。

  一切似乎在冥冥中,注定“三一”的不平凡!

  但残酷的现实很快就给梁稳根的重工梦浇了一盆冷水,最要命的就是拖泵的液压控制系统不过关。当时,国内生产的唯一两家公司,一家通过与日本石川岛合作获得该系统,另一家则购买日本技术的国产化产品。想买日本人的设备,没钱,也买不到!1994年曾有客户经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生产出的六台拖泵卖到了一个南方省公安厅的工地,结果全被退了回来。

  1993年到1995年那两年可真难熬啊!长沙总部积压了一千多台拖泵,外面还有1000多万欠款因为客户纠纷而悬着。雪上加霜的是,涟源焊接材料厂受到国家宏观调控,银行贷款不给展期,资金流面临枯竭。那段时期,梁稳根带着全体销售跑客户,催欠款,直到大年三十还在与客户软磨硬泡。最后,公司高管暂停发放年终奖,梁稳根指示财务人员卖国库券换取差旅费,他自己则北上求援。

  原来,1995年6月梁稳根通过校友打听一则消息“北京的一个机械工业研究所的湖南老乡易小刚是液压控制的高手”。但是那时易小刚已经是室主任,有房有车有公司,是“154吨矿用自卸车关键液压、气动元件国产化研究”项目等4个子项目的课题负责人,怎么可能将时间浪费在一个小公司上?

  老梁没有气馁,他通过门卫打听到易小刚是个交响乐发烧友,于是就买下来中山音乐堂、人民大会堂、北京音乐厅等近半个月的交响乐门票,整整陪这位老兄听了五六场交响乐!人心都是肉长的,1995年9月,易小刚跟梁稳根去了长沙,刚开始是以技术合作者的身份去的,不过去了以后,他就决定留在了长沙“梁总身上有特殊的企业家魅力!”

  高手就是高手!两个星期后,易小刚发现混凝土拖泵的高低压切换要靠接不同的管子,于是设计了一个可以旋转90度的阀门,进行切换,但遭到工人和车间主任一致反对“国外都是用管子,客户也没提意见,我们怎么能换呢?”梁稳根问:“易工,你认为这个行不行?”“肯定没问题,我们不能因为国外是这样,就一味模仿”“行,就按你说的做。”梁稳根力挺易小刚。

  在后来的一个月里,易小刚组织公关人员在公司惟一的一台计算机上攻坚拖泵的核心元件集流阀组的技术。课题组抛开了日本的思路,弄清一个元件要实现什么功能后,就去市场上买元配件,从零开始设计集流阀组。不到一个月,由三一自己设计的集流阀组出炉了。对了,三一的第一个专利就是这么来的。

  1995年底型号为60A的三一混凝土拖泵调试下线,而且元器件可以批量生产,拖泵质量得到了保证。此后短短三四年,日本的此类型拖泵就被彻底赶出了中国市场!三一从此在工程机械产业站住了脚跟。到了1998年,仅拖泵一款产品年收入就做到了2个多亿。

  2000年底,新鸿基集团正在筹建高达406米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梁稳根提出由三一承担混凝土的泵送。他承诺,如果三一泵送不了406米,第一,你砸掉我的泵,砸掉过程可以对媒体公开;第二,我免费送你一台你认为能泵送到这个高度的混凝土泵。结果第一层混凝土送上去后,压力表正常,第二层、第三层送完后,泵车仍在正常运转!

  此后,三一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三峡三期工程、青藏铁路、南水北调施工现场、京珠高速公路、阿联酋迪拜塔等国内外的大型工程中平趟。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三一就获得了中国混凝土机械市场50%以上市场份额,并且带动其他国产品牌一起获得了总共90%以上的市场份额。就这样,三一逐渐在挖掘机、履带起重机、煤矿机械行业也打开了市场。

  2003年7月3日,三一重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支民营企业股,发行价每股15.56元,募资8.99亿元。2007年,梁稳根以188亿元位居湖南富豪第一, 2010年以291.6亿排名国内第九,2011年更是以700亿首度问鼎福布斯富豪榜!此外,三一不仅造就了一个梁稳根,更成就了造富“王国”。唐修国、向文波、毛中吾、袁金华、易小刚、周福贵等一大批打天下的功臣也出现在富豪榜上,“成就今天的三一,关键的,还是站在他背后的那八个人。”

  不过,人怕出名猪怕壮。或许也是随着兜里钱多了腰板也硬了,以前低调潜行的三一浮出了水面。梁稳根深知一家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环境中不能太露锋芒,可是他亦明白三一不能错失体制与产业格局革新前的关键战机,该出手时必须出手。所以05年股改才去拔头筹,抛出“大猪拱食小猪才有吃”的言论,虽然内心还是希望“你可以让天下人都知道三一,但最好任何人都不知道有一个梁稳根。”

  三一高调示众的第一枪瞄准了“凯雷徐工并购案”。2005年10月,凯雷宣布资20.69亿购买徐工机械82.11%的股权,照理讲,凯雷是从30多家机构中投标胜出的,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不过,远在湖南的三一不愿意了,副总裁向文波在自己博客上接连发表的题为《凯雷收购徐工是一桩违法交易》等几十篇文章,称凯雷收购徐工85%的股权是贱卖国有资产,威胁国家战略产业的安全,并两次举牌,愿以比凯雷高三分之一的价格收购徐工。最后徐工面临巨大舆论压力被叫停。

  “徐工这件事,即使给三一带来任何损失,我们也不后悔,这是民族利益。如果中国头号的工程机械企业只卖20亿,那整个行业的企业全卖掉才多少钱?“梁稳根在内部董事会上说”更何况,工程装备行业是一个国家的战略产业,是国家强大与安全的必要支撑。一旦爆发战争,徐工、三一这样的企业是可以立刻转为军火制造。但这关系民族利害,我们只能出头。”

  随着实力的壮大,梁稳根尝试带“三一”走出国门。不过,刚出手就搞砸了。2007年4月,在德国慕尼黑举办的工程机械展上,三一重工现场演示了臂架长达66米的混凝土泵车,力求刷新吉尼斯纪录。结果泵车当场臂架断裂,还砸坏了驾驶室,一场表演差点酝酿成重大事故。

  此后四五年,三一在欧美市场不稳不火。2012年3月,梁稳根想从美国开始国际梦:从希腊公司手中收购了美国俄勒冈州的4个风电场项目。不过,随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就颁布禁令,要求公司停止风电场内所有建设,总统奥巴马更是签发总统令,以涉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中止该风电项目。是可忍孰不可忍,梁稳根身上湖南人那种霸蛮、敢为天下先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当即决定将奥巴马总统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告上法庭,就是鸡蛋碰石头,梁稳根也要碰!此后历经两年多,中间经历了华盛顿联邦地方分区法院驳回了起诉,又接着上诉,直到后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法院裁定“总统令未经适当程序剥夺受宪法保护的财产权”。2015年11月4日双方达成全面和解。这一近22年美国总统亲自叫停的首例外资收购案,以梁稳根的三一公司维权成功宣告结束。

  诉讼是赢了,不过美国4个风电场项目象征意义大于市政意义,三一的国际步伐还是卖得趔趔趄趄。就在进退维谷的时候,欧洲那边传来一个让梁稳根激动不已的消息“德国普茨迈斯特即将出售!”要知道,梁稳根大学毕业那会,普茨迈斯特绝对是让人高山仰止的大象级别的企业。5年前,三一就与普茨迈斯特在多个招标场合中过过招,基本上是胜少负多。没想到居然有一天有机会收入自己囊中,梁稳根再也按耐不住兴奋的表情,得知消息的当天就赶赴赴欧洲。仅用33天,梁稳根就击败等众多竞争对手,谈成了收购意向。

  2012年1月,三一重工斥资3.6亿欧元收购球混凝土机械第一品牌普茨迈斯特,此举不但使三一成为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也把三一重工的国际化提前了5-10年,同时还改变了世界竞争格局。三一的这次战略性收购,被誉为“中德贸易史上极具示范意义的交易”。

  不过还没等梁稳根高兴几天,三一就与各路诸神陷入一片混战当中。当时,随着4万亿刺激政策的退潮,到了2012年底,整个工程机械行业陷入无可救药的衰退当中。2008-2012年大家都高速增长,市场谁多谁少倒也不碍事,无非是一个增长50%,一个增长60%。行业下滑,就到了真正考验的时候,那就是刺刀见红,你死我活了,尤其三一是同城的另一家工程巨头更是刀刀见血。

  要说这家有政府背景的工程巨头实力同样非凡,同样是湖南重点骨干企业,技术也相当雄厚。尤其是它2008年并购意大利的工程巨头后,更是如虎添翼,产品毛利率比三一还高。但是市场就那么大,后来的三一自然要从其嘴里抢食,所以两者之间一直存在小打小闹。

  据说早年间,三一的混凝土拖泵和泵车曾一度采用高价格、高利润、高赊销的方式作为营销手段。由于混凝土机械的毛利高,三一以赊销方式先免费把产品送给客户用,待客户满意后再分期付款。而这家国有企业就不敢这么做,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一不断蚕食自己的地盘。再如,三一的招聘策略也让对手很不爽。三一的招聘策略都很有针对性,实行“定点挖人”,专门招聘业内的高手,“要钱给钱,要车给车,要房给房,要职位给职位”,无人能够抵挡住诱惑!甚至有人认为三一的履带起重机、煤炭掘进机进展快就是因为出高薪挖走了其他公司的核心团队。

  2009年,两家公司发生第一次“间谍门”事件。据说,三一的一个员工为搜集对方营销资料,花钱买通对方员工,获取混凝土公司的发货明细表、营销合同等商业信息,最终那名员工因为收受贿赂2.5万元而判刑。后来双方大佬一度各退一步,双方暂时握手言和。

  但一年以后就爆发了“绑架门”。2010年7月2日,梁稳根的儿子开一辆路虎被三个穿警察制服拦截,准备强制打开车门。梁公子加油迅速驶离现场,才免遭绑架。事后,三一猜测是对方公司捣的鬼。

  “绑架门”刚刚告一段落,三一重工又遭到“行贿门”的袭击,并直接导致2011年H股上市失利。当时三一重工启动第二次上市聆讯,并计划4月20日在港交所发行约15.4亿股H股,募资300亿港元。可就在上市前一天,网上出现了有关三一重工行贿客户的文件,题为“重大爆料:三一重工行贿证据”。尽管后来有关公安局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三一重工涉嫌行贿。但为时已晚,香港联交所拒绝了三一重工的H股上市,融资计划告吹。

  2011年更是成为三一业务发展的一个风水岭。

  2001年-2007年,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机械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70%,远高于其后追随的三四家公司,但到了2011年四季度,三一重工将第一的地位拱手让出,市场占有率也掉到了42%。

  紧接着,2012年3月6日又发生“海关门”。梁稳根的儿子梁在中的助理接到一个国际邮局的通知,要其前去领取梁在中的国际包裹。其助理领取邮包时被误认为是梁在中本人,当场被三名自称是海关缉私局的工作人员以包裹有问题为由将其带回海关,并进行长达六个半小时的审讯,指控其有走私行为,审讯室旁边甚至已提前安排大量媒体记者,对逮捕过程全程拍照。

  既生瑜又何生亮?蒙牛和伊利、加多宝和王老吉,都曾经打得死去活来,只不过三一的同城竞争将其推向极致。从间谍门、行贿门、绑架门、海关门、收购路条之争到IPO阻击,利用舆论战制造“资金链断裂”、“携款潜逃”、“关联交易非法谋利”、“企业涉黑”、“侵占土地”、“偷税漏税”等等,这种中国式竞争故事中,充斥着正常的商业竞争中所不应有的元素。

  一是官商关系、公权滥用等社会问题及公众情绪,让是非变得更为复杂化,任何一方都感到深层的不安;二是超越商业逻辑,利用媒体诋毁,利用间谍等手段刺探对方商业秘密;三是政府之手的干预,无论是出于善意的调停,抑或是大局的考虑,事实证明政府的利益并不能与企业的长远利益保持一致,不仅难以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激化矛盾;四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每个人都可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只能“以暴制暴”,最后两败俱伤。

  最后,2012年11月23日,梁稳根在公司早餐会上宣布将公司职能总部迁离长沙。当然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只是三一重工总部搬到北京,三一集团仍在长沙“投资地区多元化也是为了企业的安全,让全国各地都认识到三一重工是怎样的企业”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梁稳根及其三一充满血性、勇于开拓,值得赞赏,但在一部分人眼中,三一是不讲规则、令人厌烦的搅局者。或许在矛盾中前行正是梁稳根以及三一成功的基因吧!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中国泵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