泵!                  网站地图|TAG标签[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泵!

当前位置: 主页 > 视角天下 > 精英 > 【中国泵网】寂寞守泵人——张全明 | 周末人物

【中国泵网】寂寞守泵人——张全明 | 周末人物

时间:2017-01-03 10:47来源:互联网作者:转载 点击:
从本市北辰区政府所在地开车半个小时才能达到张全明值守了17个年头的西堤头镇韩盛庄泵站,一进泵站,为他看站护院的两条大黄狗便狂叫起来,打破了泵站平日里的一片寂静。

  在本市北辰区最靠北边的西堤头镇韩盛庄泵站,有一位17年来始终默默坚守岗位的看泵人,他叫张全明,从33岁正值青年值守泵站以来,如今,已到了半百知天命的年龄。17个寒暑,6200多个日夜,岁月染白了他的双鬓,而在荒郊野外365天不脱岗的坚守,也让他懂得如何把寂寞慢慢熬成甜蜜。《天津早晨·周末人物》就带您认识这位把寂寞“熬”成甜蜜的守泵人张全明。

  从本市北辰区政府所在地开车半个小时才能达到张全明值守了17个年头的西堤头镇韩盛庄泵站,一进泵站,为他看站护院的两条大黄狗便狂叫起来,打破了泵站平日里的一片寂静。

  说起韩盛庄泵站的设计来,中等个头、身材消瘦、皮肤黝黑,且透着一股农村人特有的淳朴憨厚劲儿的张全明便滔滔不绝。地处北辰区最北部的这个灌溉泵站,直接同武清区和宁河县接壤,汇聚在北京排污河与北辰区郎园引河交汇点,周围是河岸大堤与连片的武清区的养鱼塘,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人烟。能够走进这座处在荒郊野外孤零零的泵站成为同寂寞抗争的守泵人,还要从张全明1997年来到天津说起。

  张全明是河北省安新县白洋淀人,当时,自己在村子里经营的小厂突然失火,赔光了钱,于是,想到自己是渔民的儿子,从小水性好,村里人又有许多人到天津以捕鱼为生,于是,1997年,他便和妻子用汽车运来了自家的大木渔船,来到泵站外的北京排污河上打鱼为生。

  平时,夫妻俩打到鱼就卖给前来收鱼的鱼贩,晚上就睡在渔船上,需要的生活用品都一次性上几公里外的村子上买齐,但喝的淡水不好解决。因此,张全明时不时地会到泵站来打水,这样,就同当时守泵的一位老职工熟起来。由于老人即将退休,看到张全明人老实,办事踏实,就问他愿不愿意来守泵,想向灌溉站推荐他来泵站工作。张全明和爱人一合计,觉得虽然守泵的工资不算多,但比打鱼生活相对稳定,于是,就答应了。居住着简陋的屋子,面对着艰苦的条件,张全明就这样过起了“夏天漏雨,冬天透风”的日子

  结束打鱼为生,开始上岸守泵,这个占地几亩地的泵站条件还是难如人意,尤其是荒凉与寂寞。当时,连电视机的信号都收不到,只能靠收音机来了解外面的世界。不仅是生活条件不如人意,泵站的设备硬件也十分落后。每当泵站开启,张全明就得时刻守在泵机前,谨防机器被烧坏。

  面对这一切,张全明也曾动摇过,但在站领导的“今后都会好起来”的劝说下,决定留下来。于是,淳朴、勤快的张全明开始利用每天的空闲时间,慢慢地“改造”起他的泵站小天地。他回忆说:“原来大院门口,墙头外头,一到夏天,那草一人多高,从我来了以后,开始开荒。领导同意我自己弄块小菜地。今年我开一块,明天我开一块,到夏天好看着呢,而且,还有吃的,年年我门口的这块地收个3、40斤豆子。光知道干活就不想别的了。”

  张全明始终觉得苦中有乐。他养了两条狗和一群鸡鸭,夏天还在小院的池塘里栽植了荷花。他种的蔬菜一年四季吃不完。让这原本枯燥、寂寞的日子变得有了颜色与滋味。

  而随着泵站十年前进行提升改造,硬件条件得到了质的飞跃。8年前,排灌站决定像张全明看守的这种较为偏远的泵站可以成为夫妻站,这也让当初就跟他来到天津的妻子赵三平和他一起有了一个全年365天始终不离开的“特殊的家”。

  如今,灌溉站给他们配备了电采暖,安装上了卫星接收天线,配备了电视机、电冰箱等家电,让这个泵站家庭也现代化起来。现在,随着城市建设不断加快,多条高速公路在泵站门前通过,来往的车流也让这个曾经偏远僻静的泵站多了几分都市的喧嚣。

  每年的4月,随着春灌开始,张全明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就要到了。春灌前必须做好提闸工作,好给周围大张庄镇、西堤头镇的5万亩农田土地灌溉。每次提闸的摇把得摇上两个小时左右,才能把闸提起来,一共三台泵、十个小闸,累计加一块儿,就得一天的时间。每年的6到9月的汛期,是张全明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然后是秋灌、冬灌。

  张全明说:“春天灌溉完了就进行清淤,把这水给它调出去,不能耽误这个汛期,汛期如果来水就把农田给淹了。6月15号汛期到了就把水给它放进来,清洗河道,完了把它排出去,9月15号就完汛了。接下来就给他们冬灌。这是一年的工作,年年这个样子。冬天这时最轻松了,早晨起来巡视巡视,看看院里、大堤上,冬天就是防盗期间,第一防盗,第二防火,看看有没有撂荒的,别撂到这,赶晚上值值班。”

  这些年,张全明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看多次天气预报,随时盯着天气变化。2012年7月,天津经历了“7?21”等多场大暴雨,那段时间前后半个月,张全明都没怎么好好地合眼睡觉。

  去年汛期前,泵站旁边的郎园引河进行河道清淤,而这时张全明的孙子在老家出生了,十分想回去看望孙子的张全明再次选择了坚守。

  小小的泵站一到冬天便草木枯败,再次陷入寂静,但这时张全明也不能离开泵站,因为,泵站和设备都需要人值守保卫。就这样17个寒暑,6200多个日夜,张全明和这座无言、寂寞的泵站相依相伴,就连天津市区也只来过一次,在海河边匆匆感受过城市的繁华便重返泵站。他所有的请假日子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天,就连自己的父亲病重期间都没能陪在身边。都是妻子赵三平回家伺候的。直到父亲过世,张全明也没能看上最后一眼。

  不仅对自己的父亲十分亏欠,17年来,张全明也几乎没有管过儿子,孩子不到10岁的时候就留给了家里的老人带。张全明的儿子张建宾说,自己在哪个中学上学,在哪里参军,父亲都不知道。但他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至今仍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父亲冒雪为他买年货的情形,也日渐理解了父亲的选择。

  今年春节前,儿子一家特意从河北老家开车来和他们老两口过年,让两个孙女、孙子陪伴老人过一个团圆的幸福年。这些年,“寂寞守泵人”张全明先后两次获得“文明北辰人”的荣誉称号,也在2010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小小的韩盛庄泵站连年获得文明泵站,他的故事也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成为了家乡和泵站周边村庄里的名人。

  当站在领奖台上,每当主持人问他为何能耐得住那份寂寞时,他总会用自己想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来回答。因为他觉得,人活着,觉着有用才有意思。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天津早报

(责任编辑:中国泵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