泵!                  网站地图|TAG标签[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泵!

当前位置: 主页 > 泵图 > 需求 > 他把企业做到路人皆知,却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

他把企业做到路人皆知,却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

时间:2016-12-27 00:00来源:互联网作者:中国泵网 点击:
邓小平南方谈话后,中国大地掀起一股建设热潮。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到处驰骋着外国机械,却难觅中国机械的身影。

  90年代初,一个令国人沸腾的岁月。

  邓小平南方谈话后,中国大地掀起一股建设热潮。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到处驰骋着外国机械,却难觅中国机械的身影。

  一个叫梁稳根的湖南青年目睹此景后,决定做出改变。他创办三一重工,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便占领中国混凝土机械的半壁江山。

  如今,三一重工拥有全球最长的86米泵车、亚洲第一台千吨级路面起重机不仅带动民族品牌全面收复失地,还走出国门,扬威海外。

  智利矿难后,三一是唯一出现在救援现场的亚洲企业;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三一应日方请求,紧急驰援对方一台长臂架泵车。

  把一个企业带到世界舆论的中心后,梁稳根却说,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己。

  不安定分子

  1956年,梁稳根出生在一个篾匠世家,全家人靠编竹篾为生,尽管冒着“走资户”的风险,日子也还过得去。只是这个篾老四从小就不老实,喜欢折腾。

  高中毕业后,他被分在生产队,极不情愿地待了四年。后来,经过两次高考,梁稳根终于如愿进入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大学前身)。虽然学的是工科,但这个工科男却不务正业,这边上的是材料课,那边却跑去听管理课。

  也许是课听得多了,他脑子里想的全是企业的事。1983年大学毕业后,梁稳根被分到洪源机械厂。在那里,他继续扮演不安定分子,工作之余喜欢找同事闲聊,讨论时事和国有企业的前途,或者约上几个人,找个隐蔽处打扑克。

  渐渐地,他和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相识并结成好友。四颗躁动的心不断碰撞,终于在1986年擦出火花,一起从原单位辞职创业。

  梁父听说后,暴跳如雷,抄起扁担要把他撵回去。怎奈梁稳根心意已决,哪怕被厂里扣了档案和户口本也绝不回头。他甚至给自己想好了退路:一旦失败,就写一本书,告诫后来的年轻人,然后去山村当老师。

  虽然这两件事他都没办成,但创业之路绝非坦途。他先后贩过羊、卖过酒、做过玻璃纤维,都失败了。最后,不得不回到老本行,借来6万元,办起了焊接材料厂。

  在恩师翟登科的帮助下,他们开发出105铜基焊料,结果大获成功。到1991年,材料厂已经成为娄底最大的民营企业,产值过亿元。

  

 

 

  但梁稳根仍不满足,他开始琢磨,为什么同样在湖南,比他起步晚的张跃能够把远大空调做到20亿。最后,他得出结论:焊接材料这个行业太小。

  要干大事业,就必须进入大行业。经过两年多的调研,他和副总裁向文波逐渐在双进战略上达成一致:进入中心城市——长沙,进入大行业——工程机械行业。

  1993年,三一重工在长沙成立。

  当时的中国工程机械市场,90%被卡特彼勒、小松、日立等国际巨头蛮霸,剩下10%被徐工等国企瓜分,三一想分一杯羹谈何容易?

  梁稳根当然知道不易,但霸得蛮的湖南人个性让他无所畏惧,带领三一猛打猛冲,很快在混凝土泵车上站稳脚跟并一路高歌猛进,最终拿下全球近四成的市场份额。

  之后,他们又进入挖掘机市场。第一批30台产品因为技术不过关全部报废,但三一没有放弃,咬牙攻关,终于实现突破。如今,三一已取代日本小松,成为全国销量冠军。

  产业报国梦

  梁稳根那一代人亲历过政治动荡,对国家命运与个人前途的关系看得很清楚,因而天生有一种家国情怀。这种情怀后来成为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在洪源机械厂当工人时,每次看托夫勒关于未来的演讲,他都会热血沸腾。但回到现实中,目睹机器一出毛病停产,工人们欢天喜地的样子,他又倍感失落。

  “国家还这么穷,这样子怎么能富强。”在国企看不到希望的梁稳根萌生了创业念头。一天晚上,他和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四人跑工厂后山上歃血为盟:“今身今世,肝胆相照,患难与共,誓为民族工业的振兴而奋斗!”

  梁稳根当时的梦想是,种植一块中华民族工业的试验田,铸造中国的世界名牌。

  这个梦想从一个焊接材料厂开始。工厂虽小,梁稳根的野心却很大,他把“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的标语挂在门口。有一年春节,省委书记来视察,看到标语后说:“还要做出一流贡献。”三一的名字由此诞生。

  90年代初,中国大兴土木,工地上到处驰骋着外国机械,却难觅中国机械的身影。这让心怀产业报国梦想的梁稳根很心痛。

  “一个强大的中国不能没有自己强大的装备制造业!”梁稳根一方面心系实业,另一方面也庆幸自己找到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

  

 

 

  从此,三一踏上自主创新的艰苦历程。面对国外严密的技术封锁,他们从零开始,一步步突破,最后不但站稳了脚跟,还逼得外资巨头找上门来谈合作。

  卡特彼勒曾经提出,可帮三一发展混凝土机械,前提是三一今后不进入挖掘机市场。结果却被梁稳根拒绝。在他看来,那等于放弃成为世界一流工程机械制造商的机会。

  三一不但拒绝外资控股,还强势介入外资对其他国内同行的收购。

  2006年,美国凯雷拟收购当时国内工程机械界一哥徐工,向文波代梁稳根出战,连续发文质疑此举是贱卖国有资产,最终导致该收购计划流产。

  面对同行的诟病,梁稳根回应称:“工程装备行业是一个国家的战略产业,是国家强大与安全的必要支撑,一旦爆发战争,徐工、三一这样的企业是可以立刻转为军火制造的。一个三一值多少钱?但这关系民族利害,我们只能出头。”

  让梁稳根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还有他一系列的爱党爱国言论。

  曾经有人问他:会不会移民海外?他回答: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唯独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即使生一千次,也要生在中国。死一千次,也要死在中国。

  梁稳根还向往党组织,他曾多次提交入党申请书,却由于各种原因,足足等了18年才了却心愿。有人怀疑他入党的动机,说他只是追求政治上的安全感。

  对此,梁稳根很不解,他说,共产党有信念、有理想,自己从小就希望加入共产党,希望自己能与中国的复兴与党的事业联系在一起。

  不迷信西方

  三一刚做工程机械时,就一个技术小白,什么都不会。

  那时候,核心技术都掌握在美、日、德等西方企业手中,三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引进技术,当外企的搬运工;要么掌握自主知识产权,杀出一条血路。

  梁稳根选择了后者。

  混凝土拖泵是三一最早的产品,其核心是液压控制系统,国内只有两家企业可以提供:一家是日企,有钱也买不到;另一家是航天部某厂,质量不过关。

  被逼无奈下,梁稳根决定自主研发。但第一批产品出来后,由于性能太差,被客户全部退回。梁稳根只好从北京自动化研究所请来易小刚。

  来之前,易小刚从没接触过拖泵,这个短板后来却成为他的优势。传统拖泵的高低压一般通过不同的管子来切换,易小刚跳出窠臼,设计了一个可旋转阀门。

  这个设计遭到工人和车间主任的一致反对,理由是:国外都是用管子!梁稳根权衡后,决定支持易小刚:“我们到底是相信科学,还是相信外国人,可以先试一下。”

  因为这个决定,三一诞生了第一个专利。

  拖泵之后,三一又在混凝土泵车上和外国人较上劲儿。400米以上混凝土泵送技术长期垄断在德国普茨迈斯特公司(俗称大象)手中,梁稳根带领三一不断突破,不但把400米踩在脚下,还创出492米的世界纪录,被誉为“中国泵王”。

  最早国内只能生产32米的臂架,三一通过自主研发,从66米、72米到86米,一次又一次刷新世界最长臂架泵车纪录。

  凭借领先的技术,三一泵车不但横扫市场,还在全球抢险救灾中展现中国力量。

  2010年智利矿难后,三一是唯一出现在救援现场的亚洲企业。次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三一应日方请求,紧急驰援对方一台长臂架泵车。

  挖掘机是工程机械皇冠上的明珠,对资金、技术和人才要求极高。

  2003年,三一做挖掘机时,外资瓜分了95%的中型机市场,国内企业只能在小型机上苟延残喘。在这种情形下,梁稳根仍然将中型机作为主攻方向。

  由于缺技术、缺物料、缺人才,三一的第一批挖掘机销售惨淡,卖一台退一台。悲观情绪在车间内不断蔓延。为了扭转局面,不服输的梁稳根开始拜师学艺。

  当时,三一有两条技术路线可以学:一个是韩国,一个是日本。对于半道出家的三一来说,韩国已经是高标准。但梁稳根却坚持:只做到韩国的水平就是失败!

  他花重金从日本请来专家,继续加大对挖掘机核心技术和元件的攻关。经过五年的蛰伏和卧薪尝胆,终于凤凰涅槃,年销量突破1000台的生死线。

  此后,三一在工程机械领域全面开花,先后研制出亚洲第一台千吨级路面起重机、全球吨位最大的履带起重机,不仅带动民族品牌全面收复失地,还走出国门,扬威海外。

  2012年,三一“徒弟并购了师傅”,成为全球混凝土机械领域无可争议的王者。

  带头大哥

  观察三一,有一个因素不能被忽视——它的高管团队非常稳定。四名创业元老,还有后来加盟的五位精英,除一人辞世外,至今都还在三一担任要职。

  这在商界比较罕见,外界熟悉的腾讯五虎、百度七剑客和阿里十八罗汉,如今早已成过去时,而三一却始终保持着创业初的团队。有人说,三一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梁稳根也常讲,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三一,是人。

  一开始,四名创业元老在洪源机械厂相识、相知,并因为共同的理想走到一起。梁稳根成熟稳重、年龄最长,成为理所当然的带头大哥。

  创业早期,资金链频频告急,最难的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甚至出差的路费都是卖国库券换来的。但四个人始终不离不弃。“如果是一个人可能早就动摇了,但是四个好兄弟,互为依靠,像江湖一样。”副总裁袁金华说。

  后来,随着三一不断发展,向文波、易小刚等人陆续加入。如今,这些人都成了三一的顶梁柱。唐修国管内务,向文波管战略和对外发言,易小刚管研发。另外几个人,毛中吾主管三一电气,袁金华主管三一巴西公司。

  1995年,当梁稳根找到易小刚时,他还是北京自动化研究所的室主任,主持着几百万元的项目,有自己的公司。但他却果断与北京决裂,和老所长成了路人。

  

 

(责任编辑:中国泵网)

------分隔线----------------------------